追逐着,前进着


邂逅

  有一个人姓陈——他;又有一个人姓刘——她。然后,他与她相遇了,她与他相遇了。

  一切都发生得那么突然,带着初中回忆的他,措手不及。

  他想起了去年元旦那段疯狂的时光,想起了让他迷恋了近一年的那个女孩。踏进新校门的时候,他这么想着。要是能偶遇那个女孩该多好!要是能同班该多好!那可是他日夜迷恋的姑娘阿!

  然事不如愿,他没有见到那个女孩,也没有与那个女孩同班。于是他想,随它吧,忘了吧——他没想到的是那么难。但挣扎了近两个月,他终走了出来。

  而他知道,若没有她,两个月是做不到的。

同学,你好。

  他在班里好像并不起眼,既不幽默,又不英俊。中考成绩也很普通,身材更是惨淡。似乎并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确实,他也无数次在心里跟自己说,你要做好一个人走过这三年的打算。

  而每次扫视班里的名字时,他都会认出一个小泽,一个小玲,还有一个小娜。其实最后那位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认识,但是他知道这个名字他肯定见过。这三个「认识」的人,就数最后一位最神秘了。

  他就默默地关注着这个名字的存在。后来,他终于知道,这个名字的主人,原来已经和自己接触了几次。她在班里小有「官职」,他也是。收发作业的关系,成了他们接触的缘由。

  但假若没有第一场英语考试,现在就会变得完全不同。

  关于英语这项科目,他与她都是班里的佼佼者。第一场英语考试,他比他多了半分,因为觉得她很有趣,便整天在她面前得瑟调侃。于是就这么熟悉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就把她当关系很好的同学。

朋友,你蛮不错。

  慢慢熟悉与接近她之后,他发现她真的很不错。发自内心来说,她长得并不特别美丽,但也绝对没有人会说她不好看,还是差不多的。英语比自己牛逼多了,是个吃货,整天卖萌。但最重要的是,他很喜欢她的性格。虽然他说不清楚这东西。她不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女汉子,更不是娇羞得做作的某些「女神」。她很淳朴,很萌很可爱,江南水乡温柔的女子。

  她中午总在食堂一楼那个固定的位子吃饭,一个人,孤零零地。他每天遇到的时候,都有一种坐过去陪着她吃饭的冲动。然,细想,还是太突兀。于是就在不远的地方,默默而小心地关注她。

  当他觉得她似乎有男朋友时,他有点沮丧,即使那时候的他还没让自己相信自己喜欢她。直觉里他还是反问自己,难道又要重蹈初三的覆辙吗?这个时候,舍友也不知从哪里打探来的消息:她有男朋友了,五班的,人称阿壮。

  心一下子碎了的样子。他默不作声,心早已泪流成河。他逐渐地故意疏远她,独自悲伤,独自孤独。

  悲伤完之后,理性终于战胜了感性,占据了他那已冷静下来的头脑。他跑去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的回答倒是让他满意:斩钉截铁的一个「没有」。为了保险,他还是小小地去收集了一下「情报」,好像真的没有。

  他笨笨的心又围着她整天转了。

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我想做你男朋友。」

  他坚定了他的想法。她对他如此重要。

  每天都必须跟她聊天,不然心里就痒痒。好像什么事都想跟她说让她知道。

  她会接受他吗?如果又是之前那样的结果,该怎办?他怕自己很难受得了这打击,因为他深知,感情这种事,他看得太重。

我是你的男闺密噢~

  「慢慢来吧,不一定必须成为恋人。」

  他想起开学之初,她发给自己的一张截图。里面很清楚地告诉他的眼睛——他是她的空间特别关注。那时候他很奇怪,这个人为啥特别关注我,点错了吧她。于是他把她拉进了自己的特别关注。噢,只有她一人是他的特别关注。

  自第一次收到她的「晚安」起,他就决心把自己打造成她的男闺密——也是理性思考的结果,这是最好的路线方向。


  那次,她在超市晕倒了。他整颗心都快跳了出来,这怎么能行?!一个小女孩子一个人在超市晕倒又提着一大堆东西!她醒来之后好像立刻就给他发消息。反正他是立即不由分说就赶到学校,冲到自己的宿舍放完东西便又风一样地跑出学校。他真的是尽自己最快的速度在跑……生怕再多耽误几秒,生怕让她一个人再多待上哪怕一会。她头晕,他不让她玩手机,而他又不认识路。他就边跑边给其他人发消息问,发了五六个人终于有人答复。接着,又是像风一样地奔向她。他的心在那。

  她是自己走到路上来与他碰面的。浑身很虚弱的样子,一阵风吹过,似乎都会随时倒下去。那个时候,他真的超级想保护她,她看起来是那样的弱小。没有自行车,他只能帮忙提着她所有的东西,让她走在道路外侧。与她同行,陪着她。虽然他并不幽默,但他还是一直在努力想讨她笑——想不到好段子的时候,就无声地守护在她身边。

  上楼梯的时候,她主动伸出手,他特别惊讶。于是,他强忍心中的欢喜,回头,一个微笑,淡然地牵起她的手。一步,一步,都变得那么特别。

  他们俩应该是第一次双双进了教室。碰巧被小锐看见了,长长地哎唷了一声~他有点腼腆地笑着,其实心里满是享受。怕她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他又陪着她坐了一会。直到觉得没有大碍了,他方才想起自己东西没有整理,便有点不舍地回了宿舍。

  就这么定了。她一定要被他所守护着。


  他自己怎么可能没想过表白?正因为太在乎,正因为初中的经历,他太怕失去了。正因如此,他很懦弱,一直没有表白。有过几次冲动,但经过理性的思考,还是把冲动压制了下去。

  为她打饭、打水,为她而凶别人,为她护短……他都觉得很普通,很自然地就这么做了。他不觉得这些事能对他在她心中的形象有多大的影响,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让自己不断变的越来越好,只能永远不断更好、更强。

  是为了她,而变得更好、更强。

  他想总是陪着她,在她身边,给她最多的安全感。

Hey,我们交往吧!

  他被不少人追问着表白了没,什么时候表白,到底要不要表白这些问题。考虑到他的前卓小淳与她是同宿舍的,而小淳看起来又挺好相处。他便向小淳征求意见,那个时候,他还是不向外界承认自己喜欢她,不承认也不反驳。小淳便告诉他,会向她传达心意的。

  她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比他单纯。所以到了这时候,外界都在议论纷纷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得避免误会,得故意与他疏远。她与他聊天的语气开始很冷淡,也拒绝再跟他一起吃饭,更说出了「你又不是我的」这样的话。他别提有多伤心了,即使这就是事实,可是就这么直接说出来还是有点难接受。之后几天,他总是提不起精神,消沉度日,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

  但是他也很单纯呀。被她疏远之后,他总觉得,是自己做得不够好,或者是哪里做错了——也就是她对他做的还是不满意。因为他爱上了她,所以他总是努力想给她最好的。她也不需要回报他,她开心就是给他最大的回报。

  他一个劲地问她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她越回答说没事,他就越紧张、焦虑。而且她总是一会冷淡,没一会又正常了起来。无奈的他觉得,女人的心可真特么难读懂。她到底在想什么呢?是不是有人跟她说了什么?说他不好?说不可以早恋?还是跟她说了外界对他们的看法,然后她因此才觉得需要跟他疏远?

  他不知道,他一头雾水。毕竟他不是把妹大神,也不是算命半仙。所以他就用 QQ 的「悄悄话」告诉了她,他对她有多在乎。他就在她的留言板暗示着,他一直在关切着她呀。他一刻也不愿意看到她不开心。

  那段时间,他一直沉默寡言,平时很温和的脾气也变了,动不动就跟人发火。除了她,他不想跟任何人说话。身边几个心细的人都察觉了出来,向他询问,他也只是礼貌地笑笑,平静地答道,没有什么的。

  确实呀,真的没什么,他自己真的没事呀。只是她心情不好,所以他也心情不好。

  ……

  还好,最后她心情好了起来,也不怎么疏远他了,跟以前一样。而从这之后,他们的感情似乎也迅速地升温。

  在一起之前,他们就已经一起吃饭很多次。有几次晚自修还当众坐在了一起。他就趁坐一起的时候,欺负她力气比他小,霸气地牵着她的手不放——与其说是「牵」,还不如说是「握」——任她如何挣扎也不放。他说那是她不听话照顾自己的惩罚。

  其实很牵强,但是他们似乎都接受了这样的理由。虽然她一直反抗,说他变态,吃她豆腐。他不管,就是牵着她的手不放。他特别喜欢她的手,摸起来很光滑,也很柔软。其实他好几次都想拉起来,一个吻下去。他太喜欢这双手了。

  那个周末,他和她在 QQ 上面聊天。她又说他整天吃她豆腐,说他整个就一变态,他就说「这算什么!我还能更变态!前提是我成为你男票……」

  她答,嗯哼,还好不是~

  他就想吧,It's the time.

你属于我吗?

  他对于表白没有抱很大的希望,因为他深知,希望越大,往往失望越大。而且也没什么浪漫的概念——他坚信他是一个不懂浪漫的人。所以他比较草率且不浪漫地在 QQ 上跟她表白了,而且还是用的悄悄话——虽然没什么区别。她知道,发给她悄悄话的,总是这个傻乎乎的小男生。

  「我想当你男票。」

  「我再考虑一下……好,我想当你女票。」

  「噢不不不,让我再多考虑一会。」

  似乎有点希望?他不敢想象下去,虽然他很兴奋,但还是让理性把这种兴奋压制下去。之前那唯一的一次经验教给过他,对于这种事,情绪不可大起大落。虽然她对他很重要,但是他不想这一次又让他痛苦、颓废好久。

  「好,我答应你。」

我属于你,你属于我!

  他整个人就愣住了,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他才感到一种不可言状的喜悦。

  他几近想跳起来,虽然他正在厕所里面。手机被他猛地握得紧紧的,然后手足舞蹈了好几秒……从厕所出来后他还是在笑,还好是夜晚黑漆漆的,不然他那副傻笑的春心荡漾的样子也许会被舍友取笑好久……

  他想笑,哈,一下子他竟然也变成别人口中那遥远不可触及的脱团狗了?这是梦么?这不是梦!他不禁掰了掰自己的嘴巴,他怕他笑出声来太傻……竟然,她现在就是他的女票了?!Unbelievable!他终于是她的了,终于是她的男票了!他对她好终于有理由了!他可以照顾她,可以在别人之前偏袒她,可以为他打饭打水一起吃饭,可以每天都跟她一齐走,可以整天当她的学习顾问,可以捏她柔软的脸蛋,可以牵着她的手,可以……他都可以!也不会再没有理由了!他什么都可以为她做,因为他和她是一对!

  是的,他和她就是一对。不是么?个把月前之前,班里人就认为他们已经是一对,只是他们现在,真的是一对了。

  那个姓陈的,从今天开始,属于她了。那个姓刘的,从今天开始,也属于他了。

  他是她的初恋。她是他的初恋。

  还有初吻呢。

他和她?

  我们说过,他姓陈。他是一个腼腆的小男生。他喜欢的东西很多,特别喜欢酷的东西。然而,感情方面,他只喜欢她。

  她呢?姓刘。

  这就完了?远远没有。

  这个人挺文静的,刚认识的时候他就这么觉得。但竟然能当他们班的英语科代表,这说明她的英语至少和他有得一拼。她和很多男生都混得很熟,女生也一样,人缘很不错。她不是那种安静的人,只是文静。安静的人不爱说话,他和她接触还不多的时候,他就知道她肯定不是。

  她还特别擅长卖萌,做操时动作都能做出萌感。他感觉这套广播体操被她做过(噢不要问广播体操是谁谢谢)是一种荣幸,她活生生让它获得了新生一样。她声音很萌,脸蛋很萌,整个人都萌。

16 年 2 月份更新:由于学业以及父母压力,现已和平分手。

本文发布于 2015-02-20,最后修改于 2016-05-02,被阅读了约 34 次。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