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崇拜的他而信口开河


  性格所定,我对人的评价总是会落在一个均值上。也就是说,别人讨厌的人,我看来或许也还可以接受;别人喜欢的人,我看来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不管他人对那个人评价如何,我总会保持不褒不贬的态度。但是唯独,那区区几个人,我极其崇拜。不过这篇文字不是拿来描绘刻画他们的,我可不擅长这个。我只是借其中一人为题材,发表发表自己的胡话。

  凭借他写的“自传”来看,其学生时代并不是非常特别,仅仅是一个说得过去的中等生。但我庆幸的正是,他的学生时代并不特别。所谓幼年得志,乃家门不幸也。虽然我才疏学浅,并不能通识这句话的深层含义。但是就我自己所理解的意思来看,我是很赞同这句话的。人,社会里的普通人,往往沉不住心,学生时代似乎更不能把握自己。“排名”是一种容易上瘾的桑葚,倘若他在学生时代取得不菲的成绩,为了保持不被赶超,他就要不断花费时间与精力,结果往往是陷于学业无法自拔。但,你也许会发问,成绩、排名,别人求之不得,一旦做到了,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非也。我不是来诟病教育制度的,那个我还不够资格评论。我的意思是,课内学业仅仅是“学术”这个词的冰山一角,假使过分沉迷于课内学业,忘记了课外的海阔天空,这又何异于将文轩换成敝舆,将粱肉换成了糠糟?正是因为他的学生时代不出众,他才有更多的机会与意愿去思考,成为一个我所崇拜的人。

  ——我不是看不起,更不是在嘲笑像我像他这样千千百百的普通学生们。在学校拼个排名,也是提升自己,获取技能的一种方式。我自己也在努力这样做。须知,人只要有上进心,就不应该被蔑视、嘲笑。

  但是,他没有过多地参与其中,高中后他退了学(然而我绝对不是崇拜他退学这一件事)。至于原因,他讲得很清楚,就是认为在学校学不到自己真正乐之的东西。现在我们先不过分地讨论这件事的对与错,那都是价值观不同所产生的差异罢了。无论如何,敢于跳出“学校”的勇气,敢于面对朋友、家人、亲戚的压力,敢于直面他们的追问,就已足够让我佩服了。

  ——不过很幸运的是,我在学校找得到自己的乐趣所在,所以我还待在学校(笑)。

  虽然他是一个有点背离社会主流价值观的人,但还是受到我的崇拜——因为他是一个独立特行的思想者。

  会思想的人,每年我都可以遇到几位。但是随着圈子的改变,遇到这种人的几率越来越少了。现在周围的人很多只顾卖命提升自己,而全然忘记了思想这一件事。突然想起上周某节数学课上,余老师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用一句话梗概起来就是,提出问题的人比解决问题的人更牛,更值得尊敬。想想着实有理。每一天,我们都是朝着未知而前进,不管是学业上的,抑或是生活上的。倘若当年没有哥白尼提出的日心说,现在的我们或许还在为各式天体纷繁复杂的轨道而头疼——毕竟以地球为原点构建出来的参考系,难度简直算是地狱模式。会思想的人,或许是社会发展必不可少的推动者。他们宛如阿基米德的支点,有了支点,我们才有机会撬动地球!

  所以在政治杨老师说,“很多官员主修的都是哲学”时,我一点也不惊讶。对于哲学,我是个门外汉,因此我姑且把哲学约等于看作思想的科学。人贵为人,就在于会思考。每种动物都能能动性地对物质世界产生影响,这不是人类的独特技能。不过,虽然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动物不具有智慧,但在目前看来,人类确实是最聪明的动物。既然具有智慧的资质,就不该暴殄天物,糟蹋了大自然赠与我们的大脑。为人,学一点点哲学的入门是必须的。就算没有意愿学点哲学,至少也要多提点问题,多找点自己的见解,不要人云亦云。

  有自己的见解,不会人云亦云——这正是他。

  他总可以对一个经久不衰的问题提出一个崭新的、独立的个人见解。并且在每次看他的文章时,总会被戏谑的言语下,那严密的逻辑性所吓住。比如说他支持克隆人类,比如说他认为“低头族”现象是值得肯定的。虽然我不一定会赞同他的观点,但是我绝对赞同他敢于提出异议的这种精神。

  针对他我信口开河制造出了这篇文字,这也是我表达思想的一种方式。我不打算成为没有思想的人,因此我以写文字的方式来试图说服别人,我也会一点点思想。认不认同,听凭尊意。而今天我想表达的,无外乎“他是一个有思想的人,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这样——真的仅此而已。

  每个人也确实该有点自己的思想,“行尸走肉”一词就总是被专门用来描述那些没有思想的人。并且,我们都在追求功利的路上——这点明说无妨——在这路上,没有点思想的话,总不免被浊泥溅了一身吧?


  后:这篇文字分别写于两个不同的晚上,所以思路断层了,写得很差,给大家道歉。

本文发布于 2016-03-04,最后修改于 2016-03-05,被阅读了约 77 次。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