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需要被神圣化


  某日,某位朋友就我一则言论发表了如下评论:

“说几句不太好听的话。我很好奇小圆怎么会想到这句话——【玩游戏或用kindle阅读】和【改变自己的阶级】这两件事好像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吧?阅读的作用我不反对,不过把阅读圣神化也不好。读书似乎会越读越谦卑,不知道优越感从何而来。”

  他说读书会让人越来越谦卑,而我却没有,这可能是因为我读书还读不够,或者可能是我读书的姿势不对——下次需要试试站着读书~ 但是他说把阅读神圣化不好,这句话引发了我的思考。

  首先,阅读是一件好事么?如果是像《动物庄园》或者《1984》那样的统治阶级来回答我,那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阅读让人学会思考,读过万卷书后,说不定有哪天,睿智的你就想明白了那个社会里存在的“骗局”。这个思想一旦形成,就会像种子一样深深扎根于你的头脑。待其成熟之后,如果有一阵风吹过,那对那个社会将是灭顶之灾。

  但是单纯从主观角度来看,阅读肯定是一件好事。书籍是他人思考所得的产物,是他人无数日夜里冥思苦想所得到的精华。所谓阅读一本好书,就是在与一位圣人座谈。每多读一位作者的书,你就相当于多活了一倍的人生。自己的思想,再怎么厉害,也比不过无数大师究其一生的结晶吧?

  那么,为什么把阅读给神圣化不好呢?

  我认为,这可能是考虑到,阅读的效果并没有那么立竿见影。这一点我是同意的,阅读在潜移默化中陶冶人的情操、锻炼人的思考能力。然而,如果一个人长期坚持正确的阅读,那书籍对他的影响必是深远持久的。也就是说,阅读的作用会在长期的坚持之后才体现出来,而到彼时,其作用完全可以称得上“神圣”。

  而纵观现实,真正在阅读的人真的有那么多吗?不管这件事神不神圣,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它肯定是一件好事。所以,要紧的是让更多的人开始阅读,并长期坚持下去。该怎么办呢?那就是将阅读神圣化。

  我不想举那些什么犹太人年平均读书量和中国人年平均读书量来作对比,仅举我身边的例子。因为身处“重点高中”,阅读的风气在身边同学还是很旺的。然而这仅限于重点班的孩子,虽说普通班也有爱读书的人,但实在是寥寥无几。而我初中的母校,由于资质平平,很可能全级都揪不出来 20% 爱读书的人。这样的阅读量,也实在是上不了台面了吧?虽说阅读量大,不能代表一个人能发展到如何睿智,但是我不相信阅读量低到如此程度还能使人成才。

  为什么他们不爱读书?或许是书籍内容对他们的吸引力不大,可是市面上并不缺既引人入胜又不乏精华知识的书籍;或许是他们甘于现状,不思进取,可是有很多考不上高中的人还特地去技校学习得拼命。不管怎样说,爱读书的人如此少,实在是很不正常。我又想到,人在做事的时候总需要一些动力,这时候我明白了——他们很可能是没有“为什么要读书”、“读书的目的又是什么”,这些的相关观念。

  这就又回到到我们的话题了。在他们心中,阅读不是一件多么神圣的事情。然而他们没弄明白的是这样一件事——读书是最舒服、最方便的通向成功的平坦大路。

  尽管让阅读神圣化起来吧,我还是喜欢用那句老话,没有量变,怎有质变?在质变之前,积累量变的路上,尽管让阅读成为你心中最神圣的一件事,让自己心无旁骛地修行好这一件事吧。

本文发布于 2016-04-17,最后修改于 2016-04-17,被阅读了约 80 次。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