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语


本想发到学校的贴吧,最后觉得贴吧氛围不适合发这种,又觉得写了没人看浪费,所以就发到这了[滑稽]

虽然这里也没啥人来…

准高三,怎么也算是学校老油条了,心血来潮,说几句正经的

  1. 成绩是一时的,不是永远的!不要一两次打击你就垮了!(亲身见过不少朋友如此)
  2. 高一后掂量掂量自己的轻重,定个目标大学!提前了解相关必要的信息!并且对着它奋斗!
  3. 我的高三还没开始,所以我不能说明白高一高二没认真读的话,高三会多凄惨。但是高一高二不好好读,高三再想读的话你早后悔了!
  4. 如果要参加什么竞赛,比如 NOIP 什么的,高一就去了解相关政策!得奖后假如要参加自主招生,很可能有加成 buff 的!
  5. 不要轻视阶级分层的力量,尽力进重点班总是好事。别不屑于此,马太效应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骄傲地说小学三年级就独自琢磨出下图中的奥秘!
骄傲地说小学四年级就琢磨出虹吸现象的大致原理!
骄傲地说小学五年级就琢磨出向心力的大致特性!
#打小就喜欢这种思考的乐趣# #但是现在被教育得越来越不会思考了# #我该高兴还是悲伤?#


我们这一代人的下一代将有极多的渠道和形式了解他们的父辈——也就是我们——小时候的成长历程。他们很可能连你最糟的一次成绩考了多少,最早一次暗恋的对象是谁,又或者是最爱去的地方,都了解得清清楚楚。不相信的话,就审查一下自己的 QQ 空间、微信朋友圈、微博时光轴等等,如果你确信你的儿子不会在这些渠道知道你的消息,那恭喜你,你对互联网的依赖还很浅,你是珍贵的少数人。

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人们总喜欢不顾一切地暴露自己生活里的细节,这相当于在坐满了人的礼堂上争先恐后地将自己的隐私喊出来。然而,这些原本属于自己的信息,假如有朝一日你想向保管它们的企业要回,又能否如愿?据我观察,目前我经常接触的互联网企业中,为用户提供相应服务的还为数不多。但是我认为,索要自己的信息的权利,在将来会越来越被重视。


有些人喜欢怪社会的阶级太分明,然而他们需要怪的往往应该是自己,得怪自己没抓住每一个机会改变自己的阶级——每当看见别人捧着手机玩游戏,而我捧着 Kindle 时,我都会想的一句话。


“请所有艺人向中国足球研究协会道歉。”

贾玲研究协会表示将介入此事。


“求完极限,就能赶超芝诺的那只龟了。”

在看到牛顿-莱布尼茨那条定理时,觉得冥冥之中总有一些妙处而不可言。
在看到求极限的过程时,又觉得如天工开物般睿智。
一个数,零点九九循环,一旦求了极限,你会发现它竟然等于一
——无限细分,总有质变的那一刻?
芝诺的那只永远追不上的乌龟,无限细分到时间与空间的尽头后,它就只可看着你的背影而叹息。
求完努力的极限,你就到了彼方。


从物理教科书上看到的一段三观极正的话:

“历史上设计永动机的人们以自己的失败帮助我们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他们的不懈努力反映了人类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后人不应该讥笑他们。但是,今天我们知道了能量守恒定律,就不要在这类徒劳中浪费时间了。”


第一次写“诗”:

There's still love in my sight,
but now the situation doesn't think it fine.
In order to make you not feel tight,
I have already promised using my life.
So If we can survive,
till the time loving someone is our rights.
At that time, I would try to light your life,
bend my knees and ask if you do, my Mrs.Right.

本文发布于 2016-03-12,最后修改于 2016-07-29,被阅读了约 141 次。

- EOF -